Thẻ: 看見越南

  • 酸刈菜:「留得住口感,留不得苦味」

    酸刈菜:「留得住口感,留不得苦味」

    真正的入冬了,天氣已變冷,經常颳風,經常下雨。房間,我已不拉窗簾了,這樣子隨時可以從窗戶看到外面的情景。早晨,偶爾太陽會出現那麼一下下給房間照亮,溫暖住在裡面的人的心情。窗外,能看出天氣,卻感受不到外面有多冷。看著那棵楝樹每天應付著天氣。那棵楝樹的葉子快要掉沒了。樹枝上只剩下金色的楝果嘟嚕嘟嚕著。來台灣之後,我莫名其妙的喜歡上楝樹。三月份,帶著清香的紫色花瓣讓這裡變得更寧靜。有一次,我和朋友約在台北天母區的星巴克喝咖啡,我原不喜歡到星巴克喝咖啡,覺得味道一般,只不過地方好找,再說了,和朋友見面才是最重要,我就不反對。那天,帶著楝花的星巴克拿鐵咖啡味道如此迷人。讓我直到現在,還念念不忘。 我望出窗外,天依然那麼藍,雲依然那麼白,風依然跟楝葉狂舞。我就想著,天氣果然善變。但,有人心那麼善變嗎? 算了,我不瞎想了。今年我不回家過年,我又練習做一些酸菜,從酸刈菜開始。前兩個禮拜,我和在法國讀研的學妹聊天,我“炫耀”台灣有刈菜,我學妹羨慕極了,在她哪裡沒有刈菜。酸刈菜是越南的一種整年可以吃得到的小菜,酸、辣、稍微鹹的酸刈菜可以直接當配菜,也可以用酸刈菜炒大腸,燉魚,煮湯。越南人有一句話: “Thịt mỡ, dưa hành, câu đối đỏ Cây nêu, tràng pháo, bánh chưng xanh” (肥肉,酸菜,紅對聯 旗杆,爆竹,綠粽子) 這六個東西是越南傳統過年時不可缺得。一年又過一年,幾千年已過去旗杆少見了,爆竹已不允許使用了但屬於飲食的肥肉、酸菜、粽子家家戶戶都會有。沒時間做那就買,我家每年都會有酸蔥、酸刈菜,後來我成功的做韓國泡菜,然而多加一道小菜。春節,吃的大肉、粽子太多,吃膩了反而大家都會喜歡帶酸味開胃的酸菜。 來台灣之後,我才知道有一道菜是清炒刈菜。以前,我吃過原味的刈菜,味道有點苦,我喜歡。喜歡水煮剛好的刈菜,還保留住脆脆的口感,沾調好的蛋沾料,蛋沾料呢,是用煮七分熟的鴨蛋,加上醬油,攪拌,想吃辣的就加點辣椒。 煮刈菜沾蛋沾料,絕配。 但,不是所有人都喜歡帶苦味的刈菜。於是,大家更喜歡酸刈菜。酸刈菜的材料特別簡單,刈菜、蔥葉、生薑、辣椒、鹽、糖、水。「惟是宜碗者碗,宜盤者盤,宜大者大,宜小者小,參錯其間,方覺生色。」淹酸刈菜最好的是用瓦瓶,瓦瓶才可以讓在淹酸刈菜時保留它原本該有的化學反應。後來,人家也用玻璃瓶淹刈菜,只是對我而言,我喜歡打開瓶蓋的時候看到刈菜從綠色變成黃色的驚喜,再講一句「成了」。那種,看到期待已久的驚喜,在我淹泡菜、炮茄的時候難以得到。 奇怪的是,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成功做出來酸菜。人們經常說,越潑辣的女人做刈菜越好吃,也很快刈菜就變得酸。我只能傻笑。酸刈菜對我來說,潑辣還是不潑辣,不重要,我更在意的是,留得住「已過期」的味道。 以前,在東北的冬季,他們會用大白菜做酸菜。沒什麼可以比大白菜更便宜,甚至「白菜價」已變成「生詞」了。但,白菜偶爾也不便宜,偶爾也罕見。冬天,阿媽們都從一輛推車選一大堆大白菜,回去淹酸菜,做成了之後可以在整年使用。當不是白菜的當季,也可以品嚐到清甜帶酸鹹味的酸菜。 我有個食物造型師的朋友管「小菜」叫「挽留時間」。我覺得有道理。只是呢,這來台灣的兩年我卻沒有挽留時間的心態,而更體會到時間在挽留我自己。充實地做自己喜歡的事情,學會了解自己。懂得:留得住一時,留不住一世。而我自己就像酸刈菜:「留得住口感,留不得苦味」。 然然          

  • Táo Quân——越南「新年開心的維生素」

    Táo Quân——越南「新年開心的維生素」

    終於到了除夕了,我期待已久的節目也要上映了! 每年春節很多越南人期待著Táo Quân (灶君),回顧整年的焦點事情的綜合節目。先講越南灶君的來歷吧。 越南人過年的時候有一個習俗是在小年當天會放生鯉魚。傳說講,以前的百越地區,有一對夫婦重高與氏兒。有一天他們發生了矛盾,重高打了氏兒然後把她趕走。氏兒就流浪,遇到潘郎,相處時間久了變得相愛,然後住在一起。重高呢,趕走氏兒了一段時間後,氣都散了,覺得後悔但老婆已離開了,他就跟著去找老婆回來。一天又一天,身上帶的錢越來越少,最後錢沒了他只好做個乞丐。真巧,他進去那家戶想要飯的是潘郎和氏兒的家,潘郎不在,氏兒也認出來是他前夫,因此請他進來,做飯給他吃。那時候,潘郎回來,擔心老公會誤會,氏兒帶重高藏在一堆乾稻草裡。不幸的是,當天晚上,潘郎因為想拿灰去種田才燒那堆稻草。氏兒看到就跑進去救重高。潘郎看到老婆跑進去也跟著跑,結果三個人都死亡。玉皇知此事,覺得三個人有情有義,才讓他們做灶君:土工是管廚房,土地是管家戶,土期是管買賣的。每年三位廚王會騎著鯉魚飛上天庭向玉皇報告整年那家庭的事情。因此,在小年,我們都會放鯉魚讓他們騎著上天。 灶君綜合節目是在小年當天錄製,直到除夕晚上才在越南國家電視台播放。這個節目開始於2003年,原本是喜劇話劇節目叫Gặp nhau cuối tuần (週末見面) 的特集。年底,節目組編出了Gặp nhau cuối năm (年底見面),演員扮演灶君上天庭向玉皇報告在下界的整年的事情,有好有壞,每個灶君代表每個方面:教育、交通、經濟、文化……各種方面。演員們都屬於話劇的實力派。他們用幽默、成熟的演技,帶著笑點的嘲諷台詞輕鬆的給看著回顧整年的事件,同時,也委婉地代表人民對生活上的不滿的表現出來。Táo Quân就像我們開不了口的心聲。每一年節目朱都努力地改變演出形式和升級劇本。熟練的結合喜劇、唱歌、跳舞……讓節目變得更精彩。首發的成功延續了每一年的 Táo Quân,一年接著一年我們都習慣把 Táo Quân當成「新年開心的維生素」,也是最幽默版的新聞。 2003年,我才十三歲,竟然是一個新聞節目陪伴我過了那麼多的新年。從 2003年的北斗星君還是一個光頭男到2016年已變成長頭髮,穿長裙,溫柔的 come out 性傾向的她——這兒也代表在越南,社會上對LGBT的所改變。 這幾年,網絡和社群網的發展讓這個節目更受到歡迎。Táo Quân也有粉絲頁,過年這幾天,Facebook上最火的就是轉發Táo Quân裡面的台詞。現在在國外,除夕夜我們也可以通過Facebook, Youtube收看直播,我也可以和家人邊視頻邊看 Táo Quân,就像一起過除夕一樣。就算生活在國外也能感受到在越南的生活節奏。 然後呢,2018年是越南在各個方面巨大的改變。好期待今年的Táo Quân呢! 然然          

  • H’Hennie – 我做得到,你也會做得到!

    H’Hennie – 我做得到,你也會做得到!

    這兩天我總和我的記者朋友開玩笑,“去年那麼多熱騰的新聞,薪水應該不錯吧!” 2018年是越南特別熱鬧的一年,一件接著一件到來。先不講關於教育部的一些醜事,可以講2018是越南起色的一年。其中,不可不提到越南小姐H’Hennie——進入2018年環球小姐前五名,她的成績不僅僅是越南網民的驕傲而H’Hennie也收到很多世界上的網民的支持。在上班時,我的泰國同事和我聊天有聊到越南小姐,說很喜歡H’Hennie,很多泰國人也喜歡及支持她。也不意外,連冷酷的我也不少次被她感動到,何況別人。 我上Google查一下“H’Hennie”的關鍵詞,看這位小姐有多紅,結果呢,眼前一亮,在0.41秒鐘竟搜出10.700.000條結果。但我用中文搜時候卻只有關於“不會講英文”的新聞。我就想啊,那麼給力的H’Hennie故事,講給大家好了。 H’Hennie來自越南的貧困地區,是越南首次有一位少數民族小姐贏得越南環球小姐的冠軍。她是和之前的所有越南小姐都不同:短頭髮、黑皮膚;很多人說她不美。當我第一眼在新聞上看到她的照片,我只感受到特別燦爛的笑容。她就像一道陽光帶給人溫暖和希望。 她帶著唯一一雙在路邊買的,只有100.000越南盾(~150台幣)的高跟鞋去參加越南環球小姐。奪冠之後,她用所有獎勵去做慈善,不留給自己。 參加世界環球小姐,因為英文不好她曾被嘲笑過,後來再一次採訪,她講連越南普通話她都覺得她講的不夠好,更何況是外文。她的母語是Ede語。十四歲,父母想讓她嫁給別人,而她選擇上學,讀書。讀專科的時候,她去打工,洗碗,做各種工作只為了可以追求自己的夢想。 “為什麼H’Hennie選擇越南麵包做為民族服裝?” 14歲的H’Hennie的夢想曾經只是可以買到一個麵包。她的出身是貧窮的但她的堅持、努力是我們往往無法想象到的。她帶著文化大使的責任來參加世界環球小姐,自豪的介紹給各國朋友越南有一道迷人的美食叫做“越南麵包”。 進入世界環球小姐前五名,她成為越南人的驕傲,不只是因為她的美而更多的是她代表抱著渴望往前走的越南人。 “I am an ethnic minority. I’m just to get married at 14 but no I chose education and from nothing — here I am. I can do it, you can do it.” – H’Hnenie 她所說的,所做的,從無到現在的H’Hnenie比任何課本上證明給我們什麼叫做追夢、堅持、不放棄。善良的她,越看越美。相信我,如果你給自己一個去了解H’Hnenie的機會,你也像我一樣看見她就感覺到像看見太陽一樣的幸福。然而,她所擁有、得到的因為她值得。 然然。 —- 中文能力有限,寫的不好請朋友們指教。 時間有限,每個禮拜我會分享關於越南的一件事情、一個人物、或者現象、潮流。如果你們想更了解越南,也可以留言給我,我們一起來討論。 謝謝!